陈天桥旗下脑科学研究机构首发年报:关注大脑探知治疗和发展

 万历彩票注册     |      2019-03-05

3月1日,由盛大网络创始人、慈善家陈天桥及夫人雒芊芊出资成立的脑科学研究机构——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Tianqiao and Chrissy Chen Institute,以下简称TCCI)公布了第一份年度报告。

在年报的致辞中,陈天桥和雒芊芊表示:“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两年时间里,我们从零开始,打造了这样一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科研机构,朝着我们的理想扎实地前进了一大步。过去两年来,我们不仅捐款,更把主要精力花在与世界各国顶级脑科学研究机构和优秀脑科学家的交流上,全身心地投入推动脑科学发展、造福全人类的事业中。”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院长徐一峰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陈天桥本人实际上对精神疾病更感兴趣,因为觉得这对于理解人的发育、认知、发展更加有关。他对人类自身的困境有很大的兴趣。”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与TCCI的合作侧重于基础研究,集中在大脑认知和大脑发展方面。

TCCI诞生于2016年12月,由陈天桥向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捐款1.15亿美元成立。TCCI主要聚焦大脑探知、大脑相关疾病治疗和大脑功能开发三大领域的研究,计划每年在脑科学领域投入1亿美金。

这份年报详细阐述了TCCI去年在科研成就、科普宣传、建立科学家社区、获得奖项等方面取得的成绩。

年报显示,TCCI在脑科学领域实现了基础和临床研究的两翼齐飞布局,取得了令人兴奋的突破性成果。承担基础研究的TCCI加州理工,去年取得了10多项突破性成果,涉及人脸识别、脑机接口、决策行为科学、认知科学、大脑成像等诸多领域,在世界顶级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大量论文。

去年新成立的临床转化中心(上海陈天桥脑疾病研究所)聚焦脑疾病开展临床研究,与华山医院、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建立了战略合作,吸引了多位中国的优秀神经、精神医学工作者加盟。

另外,TCCI旗下4位科学家获得了学术大奖,David Anderson教授荣获美国Edward Scolnick神经科学年度大奖,毛颖教授荣膺中国国家科技进步奖和吴阶平医学创新奖,Doris Taso教授是美国Perl—UNC神经科学大奖和麦克阿瑟天才奖得主,Viviana Gradinaru教授获美国国立卫生学院先驱奖。

2018年,TCCI还致力于在全球向公众普及脑科学知识,投资出品了纪录片《打开思想的大门》,采访了全球10多位知名脑科学专家,介绍脑科学最新发展成果,唤起公关中的关注。

在脑科学领域,陈天桥表示,TCCI主要关注在三大领域——大脑探知、大脑治疗和大脑发展。

大脑探知的目标是从单个神经元和突触角度理解基本大脑的情况,研究大脑如何收集、组织和保留信息,输入信息随后如何转化为想法、情绪、决定、行动和记忆等奥秘。

大脑治疗是努力提高大脑机制和过程的理解,致力于将理解转化为应用到具有突破性的生理与心理疾病治疗中,比如心理障碍和神经退行性疾病。

大脑发展则侧重于通过准确理解大脑工作原理将有助于我们完善人机交互,运用AR或VR技术推动神经康复,为新一代人工智能奠定基础。

在年报中可以看到,TCCI团队的研究人员在过去一年里,在感知、感觉、视觉、运动、智力、决策制定、恐惧等多个领域展开了研究。

譬如,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教授、系统神经科学中心主任Doris Tsao的一篇研究在去年12月13日刊登在了《自然》(Nature)杂志上。该篇研究致力于探究脸部识别的奥秘,破译了大脑识别面部的代码。

“您在订午餐时为何难以做出选择”,另一篇研究现代人选择困难的研究,通过磁共振成像,探究了当选择超载时大脑神经在决策的心理过程中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加州理工学院大脑成像中心主任Raiph Adolphs关于智力的研究目标是“通过脑扫描来预测智力”,讨论了根据神经影像学数据预测人格的潜力,并为该领域提出了具体建议。

TCCI的研究还关注到恐惧如何促成人的逃跑,研究发现,快速逃离决策依赖于导水管周围灰质和中脑皮质(MCC) 中的“反应性恐惧”回路。实验发现,防御性生存回路与其在自适应逃离决策中的作用之间存在未经探索的联系。

陈天桥此前在美国家中接受媒体Medium采访时表示,神经科学是了解我们大脑的一个瓶颈,但不是唯一的部分。虽然焦点是神经科学,但归根结底,他对陈天桥研究院的愿景,是将关于大脑和思维的不同学科进行垂直整合。既有神经科学,也有精神病学、心理学、社会学和哲学,还有神学。

“作为一名企业家,他的愿景和一般支持基础研究的不太一样,他希望项目能够有一定的转化前景,更贴近于临床,有一定的应用的可能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所支持的项目成果不是以论文,而是最终要以产品呈现出来。这也是非常好地促进了转化医学的发展。”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院长徐一峰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

去年6月,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与上海陈天桥脑疾病研究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投入优势资源开展精神疾病研究。

据介绍,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向TCCI申报了六项研究,这些研究主要是基础研究与临床研究相结合,试图从诊断角度、早期干预角度、精准治疗角度、早日预防角度和新方法的探索研究计划。

除了与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的合作,TCCI还牵手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上海周良辅医学发展基金会,共同组建上海陈天桥国际脑疾病研究所。上海脑疾病研究所的性质是非营利性的独立法人,预计总投入5亿元人民币,一期投入5000万元人民币。

徐一峰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TCCI所关注的大脑探知、大脑治疗、大脑发展也是国际上脑科学研究的主流方向。“现在对认知神经科学是科研界做得最多的,神经回路层面的研究是相对集中,另外也有干细胞、分子层面的研究。”

徐一峰介绍,对大脑的研究未来可以促成更多的转化医学的成果的出现。“比如说现由毛颖教授牵头的上海陈天桥国际脑疾病研究所正在研究通过微芯片埋植在大脑深部来治疗一些神经元异常放电的疾病。我们中心现在也在尝试建立国内第一个精神外科的手术室,想开展一些重复经颅磁刺激(rTMS)治疗,现在的方式是在颅外的,将来我们希望可以在颅内也能进行。”

徐一峰还表示,深部脑刺激这也是当下非常热门的研究。它的目标是将来通过埋植一些电极,利用功能外科手术的方法治疗神经相关的疾病,避免现在比较粗暴的切断等损伤性的治疗方法,希望未来能够研发出类似心脏起搏器的器械植入脑内,可以实现定期更换和调整。

事我国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资助脑科学研究。《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将脑科学与认知科学列为八大前沿之一,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973”计划等相继资助了多项重点项目,重点支持脑科学基础研究和脑重大疾病的应用研究,也推出了“情感和记忆的神经环路基础”、“脑功能联结图谱”等专项研究计划。

从目前各国已经启动的“脑计划”来看,美国更侧重于研发新型脑研究技术;欧盟则主攻以超级计算机技术来模拟脑功能;日本也推出过“脑计划”,主要是以狨猴为模型研究各种脑功能和脑疾病的原理。

而中国的“脑计划” 会更加全面,融合了上面三个不同层面的布局。但在涉猎的范围有所取舍的前提下,在未来的十五年内,中国希望能够在脑科学、脑疾病早期诊断与干预、类脑智能器件三个前沿领域取得国际领先的成果。